sana0229

[minewt] Newt的三個禮拜

採用小說設定,在第三階段時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試驗,但書裡只有提到Thomas的內容,我腦補Newt的試驗內容也是一樣的。

 

醒來時,newt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。這是一個白色的大房間,房間的角落有個馬桶,另一邊是一張桌子。門下有一個小洞。

牆和門都很扎實,桌子固定在地上並且無法利用,三餐從門下的小洞送入,自己接觸不到任何人,也無法離開房間。

 

Newt現在有大把的時間來思考。幽地的事,焦土帶的事,WCKD,閃焰症,狂客。Newt並不討厭獨自一人。他喜歡大夥,但他也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待著。遠離同伴並不讓他懼怕,他害怕的是在此同時,他的同伴會遭遇什麼。

如果說現在他對WCKD有更多了解,那就是現在他更清楚知道他們就是一群天殺的混蛋。自以為是為了拯救全人類的高高在上,將他們當作是實驗體一般的擺弄,像是科學家對待小白鼠一樣。你怎麼會期待科學家去體會小白鼠的感受?當然,為了科學的進展,每一隻小白鼠的犧牲都是有意義的。他們就是群可悲的小白鼠,從林地開始WCKD就不在意他們的死活: 鬼火獸,狂客,還有在安全區的那群燈泡怪物。

Newt甚至後悔那時的決定。在那個男生宿舍時,他曾有過懷疑,懷疑感染、狂客的真實性,當然更懷疑WCKD真的會給予他們治療。WCKD從不是什麼善良的醫生,只是群操弄他們的瘋狂科學家,而且他們的性命在WCKD眼中還極其廉價。他們已經失去了大半同伴,再繼續聽從WCKD指示,他不知道他們還會陸陸續續失去誰。可能最後他們全部都會死,或被做成標本、被解剖,然後WCKD宣稱他們的犧牲是為了全人類,再挑選下一批倒楣的小白鼠。他們可以通過平運後就逃跑,遠離WCKD,但Newt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覺悟。

他可以想像,如果他提出了,minho絕對會支持他,newt對此絲毫不懷疑。但Thomas絕對會去尋找他的teresa,或許大部分的其他夥伴也會選擇去安全區。人總是願意選擇看起來安全些的路,橫越大陸,然後接受治療,聽起來總是比在未知的焦土面對狂客和感染的逃亡生活好上許多。畢竟刺青上只寫到thomas會被殺死。Newt知道WCKD從不仁慈,但問題是其他人知道嗎?或者他們只是寧願給自己一個希望?

Newt不害怕和minho兩人一起過上到處躲藏狂客的生活,也不害怕兩人一起慢慢發瘋,如果感染是真的的話。但是他無法這麼做,他無法在知道其他人可能會面臨死亡的時候,拋下他們。讓大家一起活下來一直都是最優先的,為了這個,他們驅逐了好幾個曾經的朋友,只為了不讓幽地的秩序崩毀;他們不惜讓飛毛腿們冒著生命危險,在明知沒有出口的迷宮奔跑,為了不讓所有人陷入絕望(去他的為了有一天會出現出口的鬼話,如果WCKD要讓他們發現出口,一定還會給其他的提示);甚至他眼睜睜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消失,心急如焚卻只能待在幽地,不去尋找早該回來的minho或alby,或是看著大門關上,吞噬裡頭的兩人,卻還得強裝鎮定並召開集會,不去想自己永遠失去了什麼──都只是為了維持團體的穩固。

在早期的那段日子裡,沒辦法逃離的情緒逼的所有人發瘋,曾有個遜客提出從電梯離開,結果被斬成兩段,也曾有人提議留在迷宮過夜,結果幾天後發現他肢離破碎、血肉模糊的屍體。絕望的氛圍導致了第一起的自殺,從迷宮返回幽地的minho發現一具屍體,不是飛毛腿,附近沒鬼火獸的痕跡,地上稀稀落落的散布著幾根藤蔓。雖然nick儘可能封鎖消息,但第二、第三起的自殺還是發生了,也有人受不了絕望出現攻擊夥伴的行為,最終他們訂立了嚴格的規矩,分配了繁忙的勞務,以確保大家可以忙的不去思考。這很有效,慢慢大家開始把林地當成家,也希望這樣的生活可以一直持續下去,忘記了他們都是被人有目的的、消除了記憶丟進了這個實驗,只要創造者改變心意,他們的平靜安穩立刻就會被摧毀。即使現在有一半的人死於鬼火獸,大家仍願意前往安全區,希冀他們的聽話可以換來WCKD的仁慈與善意,懷抱希望WCKD能遵守諾言治療──他們接種在大夥身上的病毒。

他不能拋下大家。他不能撕裂團體。他不能領著少數幾個信任自己的同伴,然後在某一天看著他們被後悔摧毀,或者每一天不停想像另一群同伴是死是活。當他告訴minho自己的決定時,亞裔男孩的黑眼睛裡有著滿滿的擔憂,”情況已經改變了,newt,從瞎卡的大門不再關上開始。我們沒辦法和WCKD講道理。一樣會有人犧牲的。” 

“我不能…minho…我無法眼睜睜看著大夥去送死卻獨自離開。”

“嘿,現在那可是我的責任了。我們剛剛可說好的,現在我才是領袖。”minho又恢復了一貫無所畏懼的笑臉,並開始討論前往安全區的計畫,好像他剛剛什麼也沒提一樣。

在焦土他們就像是無頭蒼蠅般的瞎闖。只有minho有足夠多的覺悟,他看著飛毛腿隊長用他的方式盡可能得帶領團體,用他絕對的命令消除隊伍裡消極的聲音,當面對敵人時果斷的率先出擊──不他並不覺得minho莽撞,你怎能期待WCKD或狂客跟你坐下來好好的談條件?何況他們根本也沒有什麼好的籌碼。

現在Newt有大把的時間,而他無法讓這些思緒遠離自己的腦袋──如果當初他跟minho強硬的讓所有人都一起逃亡呢?或許他們可以說服大部分的人,或許現在有些人還會活著。至少minho不會被雷打中,身上滿是可佈的燒傷,他不會現在生死未卜。如果只有他一個人逃了,那他會有更大的機會活下去。

他們盡力讓還活著的、僅存的一半的人抵達安全區,得到的就是這個: 他不知道其他夥伴在哪,像一隻小白鼠被關在飼養籠裡,供WCKD觀察實驗。天阿,他現在根本不知道除了自己以外,其他人是不是還活著。

還有該死的感染。Newt可以感覺道內心的憤怒越來越難以壓抑,排山倒海的情緒常常就快要讓自己失控,想到WCKD奪走的他可以讓他氣得想吼叫搥牆(他一直鄙視minho的這種不理智的行為),想到自己可能的判斷錯誤又讓他愧疚得要死,想到死去的同伴更讓他幾乎要放棄繼續堅持下去。這些情緒不停湧上,盤據在他的腦海,幾乎讓他難以思考。Newt知道自己不對勁,如果說這就是閃焰症的症狀,那自己應該已經病入膏肓,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衝動會主宰他,而WCKD承諾的治療卻是那麼的虛無縹緲。(再說一次,你怎麼會想去治療小白鼠?)

在Newt想要放棄的時候,他會努力讓自己回想林地那些快樂的時光。Nick, alby, Winston, gally, clint, jeff, chuck, crypan,還有其他和大夥一起度過的日日夜夜。

他會一遍遍的回想在那些最黑暗的時候,在minho發現屍體的那天晚上,minho抓著自己的手,臉上難得露出痛苦,而自己也幾乎被失去同伴的哀傷與自責淹沒,沒辦法去安撫對方的情緒。後來minho看著他的眼睛,語句破碎急切的說他一定會找到出口帶所有人離開,他們一定可以擺脫創造者的控制。他懇求他瞎卡的千萬不要也這麼做,抓住他的手力道大的讓他生疼。當自己選擇用輕鬆、開玩笑的方式回應他自己不是那個摔下來的人時,minho緊緊盯住自己的眼睛,不容他逃避,”遠遠看到有人倒在那邊時,我非常害怕那是你,瞎卡的我甚至怕的不敢跑過去確認。然後我發現他是自殺,我無法停止想像……我知道我們的處境很糟糕,可能會變得更糟糕,也知道如果有一天你放棄了,你一定不會讓我們看出端倪,直到我們發現你不見了。一想到這個我就無法忍受。求你,答應我你不會這麼做。”那些急迫的表情言語奇異的緩解了他的痛苦,讓他許下承諾。

在焦土帶那個因為雷擊失去更多人的夜裡,他顧不得傷腳的痛楚,顧不得確認有多少人沒進來,只想著要檢查minho傷的嚴不嚴重,但在夜裡他什麼也看不見,minho又不肯透露分毫。Newt覺得自己呼吸困難,他不知道minho傷成什麼樣子,不知道還剩下多少人,不知道他們究竟有沒有辦法堅持到安全區,他第一次出現後悔的念頭,如果當初不走這條路,會不會好一點──”嘿,我沒事。”他感覺到minho握住他因為怕碰到對方傷口而不知該擺放在哪裡的手,身體也貼近過來,仍是一如既往的溫暖。”我還健壯的可以放倒五個狂客呢。”他安慰因為擔憂而失去鎮靜的newt,”我們一定可以到的了,即使到不了也無所謂,因為我們大家都在一起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即使變成狂客,我們也可以一起大吃人肉。我猜,這是你的台詞?” 這讓他不至於被後悔吞沒,第二天他才發現minho身上佈滿燒傷,手掌上也是紅腫一片。

這些過往的記憶讓他仍保有希望,使他在確定自己已經感染時還是有目標: 如果他還能看到minho和其他人,那這次他一定要帶他們脫離WCKD,這次他一定會衝在最前頭。這次他會做出正確的決定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後Jason公佈非免疫名單時Newt沒有絕望。他覺得這很好,至少大部分他在意的人都可以活下去。他看到Thomas的震驚的表情,還有minho的,但他只想大笑。現在他只想完成他的目標,帶領大家逃離WCKD,給大家應有的未來,然後,他會做正確的決定。

 

-END-

可以那麼快打出第二篇也讓我自己覺得好神奇...只能說Minewt太強大了。

裡面摻雜了我自己的設定腦補: Newt其實並沒有自殺,他只是用這個來刺激Thomas殺他;還有Newt其實有先看minho傷口(書裡只寫到第二天他才問Thomas) ; 另外就是幫第二部裡感覺衝動的minho平反(天阿他在我心裡真的是蘇到爆)。

然後...一直到寫完才發現這篇是刀。

评论(5)

热度(18)